第340章

把林昆放进了车里,林昆又重新返回幼儿园的大门口,李春生靠在丰田霸道的车头上,距离林昆不远,暗暗的打量着林昆,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——拜他为师!
“还有本公想了想,你这种三十万贯都付不清的穷鬼,如果以后一直纠缠不清,将你七大姑八大姨请来,这次赌六十万贯,下一次就一百二十万?再下一次,二百四十万?”
“澄澄别拉妈妈,妈妈跟你下楼就是了。”林昆对儿子非常的溺爱,平常几乎小楚澄说干嘛就干嘛,不过也不是盲目的溺爱,她之所以给小楚澄比母爱更多一分的爱,是因为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没有父爱,她希望能通过这种更多一份的爱,来填补一下孩子在情感上的缺失。
而随着他的出现,随着其身影的清晰,一股比气血境还要惊人的威压,随之散开!
林昆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,收养他的是一个孤寡老人,老人年轻的时候抗美援朝过,曾是第一司令的警卫员,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严重负伤,瞎了一只眼睛瘸了一条腿,林昆小时候打架的那些招式都是他教的。
冯佳慧的爹妈也不傻,何况即便是那个无赖真心要娶冯佳慧,做父母的谁希望把闺女嫁给那样一个人渣?可现实面前却由不得他们,那无赖三天两头的到学校殴打冯佳慧的弟弟作为威胁,也时常到冯佳慧爹妈的肉铺里找茬,那无赖的老子身为镇党委书记,非但不制止他儿子横行霸道,反而将矛头指向了冯佳慧的爹妈,指责他们不守娃娃亲的信用。
说着,李春生问向珍妮:“珍妮,别开玩笑了,你快跟警察同志解释啊,咱俩是男女朋友啊!”
耿军狄这么一说,林昆不由的就观察起来,之前他可真没在意过这事,毕竟澄澄不是他亲生的,怎么可能长的像他,但仔细的一端量比对,澄澄长的确实和自己有些相似,林昆心里不由的诧异,暗说有点意思。
陆宁也笑了,点点头:“周贡是吧?既然你这样说,那好吧,这一万五千贯我收下,其余欠款,我看你的薄面,就减一半利息,每年会着人去王吉那里收取。”
所有人将目光看向徐梅,徐梅脸上的表情突然铁青的发黑,方才那一副理直气壮的劲儿顿时荡然无存,一听说要看监控录像,她顿时就傻了眼了。
王宝乐顿时激动,只觉得这声音如同天籁,没时间去考虑对方的脸色,赶紧飞奔而去,很是殷勤的跟随在山羊胡的身后,似乎若对方有行李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过去帮着拎起的样子。
女人也是同样,看看那些一身珠光宝气的富婆儿,身边的小奶狗一个比一个奶气。
“……”许大头的脸色顿时青的发黑,他当然看出余志坚的胳膊没事,但如果余志坚硬说是胳膊骨折了,又是发生在他管辖的派出所里,那他的罪名可就大了,他怕的不是余志坚,而是余志坚的老子余宗华,人家余宗华是省人大书记,虽说比不上省长、省委书记的实权派,但在辽疆省那也绝对是有话语权的人物,想踩死他一个小小的市区公安局局长,还不是分分钟的事。
两人说话间,中年道士走到了近前,突然停下了脚步,打量着韩心和冯佳慧,从他脸上的表情和眼神看来,他完全是动了歪心思的,嘴角一抹淫笑,满脸淫邪的表情,这可完全和出家人的形象联系不到一起。
又挥挥手,令衙役将童九重新押入大牢,吩咐道:“别再饿着他了,给些肉吃,还有,告诉牢头一声,牢狱里打扫干净些,别再跟以前的样子。”
“你第一天在百凤门喝酒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,当时你在楼下的停车产救了一个姑娘,我就站在楼上看着,我早就看中了你的身手和勇气……”
“对。”林昆看着徐梅,道:“我带我儿子来买东西,你们店里的服务员对我们有偏见,我儿子看中了一款发卡,你们店里的服务员对我们不理不睬。”
冯佳明把卷纸放了下来,抬起头看着林昆,目光里透露出一股不友好的意味,语气更是不友好的道:“不用你管,你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“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儿,老百姓的钱养了你们这样的狗东西,真是糟蹋了粮食,你们的存在绝对是给人民警察摸黑,今个儿我就教训教训你们……”
“好!”姜峰也果断的道,掏出了手机就拨了一个号码出去,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他,电话接通了,姜峰对着电话道:“张局长,我是姜峰,我记得咱们市各个警察局的监控系统是联网的,是这么回事吧?”
“嘿嘿……”林昆咧嘴笑了笑,道:“老婆,你怎么还不睡,明个不上班?”“睡不着,就想起来坐坐。”林昆走了过来,仰躺在另一张躺椅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