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铁笼子里,陈汉满身是伤,正躺在干草上呻吟,今日王林玕提审他,下手可没留情。牢头在旁谄笑,他手里举着火把,令牢内稍有光亮。“咦,看你有些面熟?”陆宁打量着牢头身后挂着一大串钥匙的狱卒,那是个弱冠年轻人,看起来有些瘦弱,他一直低着头,好似在躲避自己的目光。但陆宁这么一问,牢头忙把火把举到年轻人身侧,赔笑道:“东海公第下,他也是从北方来的,叫王盛,是北方流来的人犯,他很机灵,又身体虚弱,所以,杜宝库就把他发到小的手下服役。”又喝令那狱卒,“还不抬头给第下看?!”

“像做饭这种活呢,以后还是我这个皮糙肉厚的老爷们干吧,反正我也不怕熏成了大黄脸,老……”林昆本来想说‘老婆’,但一看林昆那凛冽的眼神,马上又把那个‘婆’字咽了回去,“你还是出去吧,我来。”

而休息时间,这些汉子便是练习骑乘,听说国主第下买了数十匹好马,建了马场,请了北方的马倌圈养。

船上的几个人看清状况后,都不在紧张了,可船上的三个小家伙却没看明白,澄澄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,哭喊着道:“爸爸,爸爸你在哪儿……”

“殿下,我看你干脆,和圣上讲,移镇海州,金陵有什么好玩的?”陆宁喝口茶,笑着说。“东海公以为军国之事,是过家家么?还是殿下在你眼里,和你一样,整日只知道胡闹?”大周后蹙起眉头,星眸有些愠怒,这东海公,从和自己夫妻及妹妹见面的那一刻起,就极为随便,没有丝毫敬畏之心,现在,竟然妄议圣上和郑王之间的事情。

林昆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脸颊滚烫滚烫的,林昆低头笑着说:“有什么好害羞的,舒服就叫出来呗,咱俩又不是小孩子了,澄澄都那么大了。”

第一站是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黑山镇,黑山镇依山而建,以山闻名,背靠的这座耸天大山就叫黑山,黑山海拔1400多米,是辽疆省最高的山峰,素有东北小珠穆朗玛之称,十年前黑山镇还是一个人口不足两千的小镇,但自从来了几个港台的富商在这里投资发展旅游业之后,小镇上的人口每年都呈几何数字暴增,昔日贫穷的黑山镇也变成了辽疆省屈指可数的几个富镇。

每当这个时候,这十三个苦命娃,便又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受的什么苦都值了,因为他们每人面前的食盒中,都会是大块大块的肉食,甚至第一天的时候,各个都觉得,他们一辈子吃过的肉,也没有现今一餐饭的肉多。

这一声所有人都听的清楚,不禁唰唰的回过头,向声源的地方看过来,人群中央的五个家秃驴和李春生也都不由的一愣,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冯佳慧小声的问李花,道:“妈,他怎么来了?”李花也是颇为无奈的道:“没办法,咱们开门做生意,总不能把人赶出去,而且一旦招惹到了那个人,怕是咱们家的包子铺以后就做不成买卖了。”

不仅是柳道斌这里有所震动,在这大殿外那之前带着王宝乐来此地的院纪部学长,相互看了看,也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不可思议。

冯远志夫妻二人眼里的失落,林昆全都是看在眼里的,他笑了笑说:“冯叔冯婶,你们放心,只要佳慧遇到什么困难,我都会尽全力帮忙的。”

“啊哦!”这是一声闷吼。林昆的脸色唰的一下绿了,抬起双手捂住小楚澄的脑袋,其实是想捂住他那受伤的老二……痛,这可是真的痛啊!

陆宁起身,去湖畔踱步,尤五娘恨恨瞪了尤老三一眼,“三哥,你可长点心吧!别被甘二比下去!难道你想妹妹一辈子,都被甘七儿压着?还别说,等以后主君有了正室,你这样,让妹妹如何自处?!怕到时,就真没妹妹的立锥之地了!”

张大壮愤愤的就要回他,被何翠花向后拽了一把,何翠花站到前面,陪着笑脸道:“飞哥,你别生气,我家大壮就这驴脾气,保护费我们不是不交,实在是最近的生意不太好,手头里一直不宽绰,而且……”

此时,看着远方山脚下土寨,陆宁对罗殿王妃道:“这个寨子的新晋小鬼主叫弥赤,带了亲族二十三人,成为本寨的诺格,本寨原本三十多户百多口土民,变成了他们的诺西。”诺西,比奴隶还不如,因为鬼蛮部,实际上像是更落后的部落制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奴隶制,他们掠夺的“诺西”,很多时候就是牲畜,而不是更长远的作为劳力存在的奴隶。

如果说刚才阿豹从门外冲进来的一刹那像箭,那此时的林昆就是子弹。

“这有点太快了吧。”林昆咧嘴笑着说。

“我去你女马的!”林昆骂了一声,直接一脚踹出,直接踹在了这哥们的小腹上,这哥们疼的‘啊’的一声痛呼,两只手抱着肚子就趴在了地上。

楚相国认真的观察者林昆脸上的表情,道:“小林,工资我再给你加两万,月薪七万!”

胖子急忙给他斟酒,同时问道。“哎,反正也不拿你们当外人告诉你们也可以。上个月我和几个兄弟接了票活儿,买家走票子,二十万!”我的个乖乖,二十万在那时候对我和胖子来说真是不敢想!惊的我俩眼睛瞪大,更加好奇起来。

“你第一天在百凤门喝酒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,当时你在楼下的停车产救了一个姑娘,我就站在楼上看着,我早就看中了你的身手和勇气……”

姜峰那辆黑色的奥迪座驾停在了南城区警察局的大门口,姜峰表情严肃的从车上下来,秘书张彦跟在身边,正在警察局大门口出入的警察们见到了副市长,心里头马上惊讶起来,都礼貌的喊了声:“姜市长……”

林昆咧嘴一笑,脸上尽是轻佻的表情,道:“三十万不多,不过看在董总能亲自登门道歉的份儿上,我就勉勉强强的接受了,毕竟这年头赚钱都不容易,董总还养了那么个败家的儿子,咱们都是做父亲的,我就体谅体谅你。”

“别这个那个了,我肚子饿了,你小子不请我吃一顿?”林昆打趣道。

“灵儿,娘准备用这些钱去买点米面,把咱的生活给改善下,你……”老人虽困惑,还是从衣服口袋中,摸出个小布包几层几层的显出那把银子看向叶灵儿道。

冷玉丽说了一句,目光看向远处正背对着她给澄澄夹吃的的林昆,冲黄飞道:“就是那小子,你今天晚上必须替姐好好收拾他,怎么样?”

那是王宝乐第一次看到族谱,他清晰的看到,一代代祖先,但凡体重超过二百斤的,无不英年早逝,活不过三十五。

“哦……”澄澄脸上的表情缓解了不少,仰起头问林昆道:“爸爸,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,算是超级英雄么?”

一听到好吃的,林昆的肚子顿时就咕噜了起来,好在被他用笑声给掩盖了,说起来他早上在余书记家吃过饭之后,一直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。

百凤门舞厅最吸金的产业不是楼上的两层舞厅,而是这藏身在地下的拳场,过去百凤门的老大何军活着的时候,地下拳场每个月的收益至少在百万以上,但自从何军意外死亡,蒋叶丽接手了百凤门之后,这地下拳场就没营业过。

只是,这件事从面子上看,不管是对警察局,还是对中港市的市政府,传出去了都必定是一件丑闻,所以副市长姜峰接到电话后,地时间就赶了过来,并明令的通知市中心警察局,任何人走漏了风声,立马开除严办!

白色的丰田霸道停在了餐厅门口,门口簇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,林昆和李春生从车上下来,还不等挤过围观的人群,就听里面传出一声嚣张的吼叫:“赶紧把你们老板叫出来,否则今个老子砸烂你们的破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