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到了祖龙城邦,黎云姿心中的郁结并没有多少消散,而且一想到即将面对的那些熟知自己的人,她又感觉到一阵呼吸困难。

林昆在水底摸索着,抬起头向上看去,只有微弱的光照下来,水底几乎是一片黑暗,能见度无限接近于零,在这种情况下寻找难度系数无疑非常大。

林昆笑着摸了摸澄澄的头,蹲下身来替儿子整理了下衣服。小孩不用穿的太夸张,只要干净利索就好了,其实澄澄身上的哪件衣服都不便宜,全都是国外知名的儿童大品牌,就小家伙手上戴着的那块表,还是劳力士的呢。

林昆冲林昆苦笑一下,赶紧抱着她去开门。小楚澄一进门就跑进卫生间嘘嘘了,林昆抱着林昆上二楼,刚把林昆放到她房间的大床上,他还不等直起腰,身后房间的竟鬼使神差的‘砰’的一声关上了。

“嗯。”林昆微笑着点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,后天下班我早点回家。”

现在这个世界,夜间赶路特别凶险,对母亲来说就更是如此了,从县城到甘家村虽然仅仅三十多里路程,但老妈知道自己赶夜路,那得担心死。

反观林昆,虽然看起来残兵败将的,却死死的掐着棋盘上各个要害的位置,一只大‘车’像是神兽附体一般,在棋盘上横冲直撞,大有一股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意思,把付国斌摆好的局面三下五除二的冲击的七零八落。

林昆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脚踝,竟然真的感觉不到疼痛了。“怎么样?”林昆问。“不疼了。”林昆道。“那站起来慢慢的走两步。”

“呵,呵呵......”孙庆才向后退了一步,冷笑起来。“大哥、二哥,我们回来了。”大厅外,传来了五妹孙淑芬和六妹孙淑凤的声音,她们顶着回家奔丧的名义,却是各有心机......

“以后你可以在我面前抽烟。”林昆淡然笑道。“哦?”“你对我儿子那么好,我也对你好点,就当是给你点福利回报了。”“哈哈……”

刘家财产有上好良田956亩,中田200亩,下田竟然高达3000亩。其上田中田在城郊。那3000亩下田,就都是北边黄川一带了。当然,实际上现在全境赋税都由自己调配,刘家有多少田地,对自己来说,也没那么重要了。往下看。

六爷李照龙冷笑地看了孙恨竹一眼,“怎么,孙家的小辈现在都这么没有家教了?长辈之间的谈话,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辈,还是个女流来插嘴了?”

于是想到之前拍卖师的话语,王宝乐举一反三,直接就写下了一张一百灵石的欠条,在这拍卖场内高高举起,傲然开口。

“小家伙,老夫的马屁可不是那么好拍的,你要感谢这雷磁暴,不然的话,老夫能一口气训上三天三夜,我看你能不能都写在小本上!”

流光四溢,璀璨中晶莹剔透,虽不如当日学堂中邹老师炼制的那一枚,可也差距不是特别大,同是上品,价值不菲!

虽然不知道这黑幕的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林昆还是准备上前去凑个热闹,顺着黑幕下的一道暗廊,就向前面走了过去,俗话说艺高人胆大,这也就是林大兵王了,换做别人碰上黑社会在这打擂台,还不被吓的赶紧屁颠的跑了。

一想到林昆吃亏,可能会被打成跟自己同样的重伤,张大壮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,他少有发怒的冲何翠花吼道:“都是你这娘们,不让你说你偏说,现在好了,昆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和你没完!”

林昆笑着答应道:“余叔,余婶,你们放心吧,志坚要真去中港市投奔我,我一定好好带他。”

正在撬门的两个民警微微一怔,本来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但过了两秒钟之后,他们马上就读懂了队长话里的意思,虽然心里头多有不解,但既然队长发话了,那就让胡大飞再在里面受一会儿罪吧。

陆宁笑道:“二姐,这总不是演戏吧?此处质库,现今已经是我的了。”又对外面道:“起来吧,不知者不罪,李掌柜,你这守财奴的性格,挺不错,以后帮我看着质库,帮我银钱滚滚。”“是,是!”李库头松口气,连连答应。

“可能……”其实韩心心里也挺疑惑的,不过想到恶道士最后说的话,她马上就知道为什么了,愤愤然的说道:“因为我拍了他的照片。”

这种气象,似蕴含了毁灭之力,能横扫一切,或许只有苍穹上,那一轮触目惊心的剑阳,才可以无视所有,仿佛俯视人间三十七年不够,还要更久。

林昆叼着半截烟卷,抱着两个胳膊摩擦着,眼神左顾右盼的想看个究竟,可这周围除了漆黑就是漆黑,啥玩意儿也没有,他刚觉得没意思要回到上面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‘吱嘎’的开门声,紧跟着‘砰’的一声,好像丢出了什么东西。

湖泊中有三座岛屿,成一字型排列,能看到岛屿之间有不少舟船行驶,甚至随着靠近,还能看到岛屿上一处处充满古意的建筑以及无数的身影。

收拾完了桌子,刷完了碗,林昆完全扮演了一个全职老公的角色,他抱着澄澄上楼,父子俩一起来到了林昆健身的健身房,此时林昆正在跑步机上跑步,身上已经累出了一层细汗,澄澄自己去找健身器械玩了,玩的是他妈妈练瑜伽时用的大号弹球,林昆站在原地扫视了一圈,在跑步机旁边不远的地方,有着一个专门连撑举力量的举重器。

回到家,林昆把楚澄抱进了房间里,林昆给孩子盖好了被子,然后关了灯,两人一起从楚澄的房间里出来,林昆故意调戏的说:“老婆,我们睡觉吧。”就要往林昆的房间里走。

手机突然响了,林昆掏出来一看,是林昆的电话,他站起来转身到一旁,先小声的对电话说:“拜托你一件事,我跟我发小在一起呢,我得喊你老婆,要不太没面子了,你就配合一下,千万别挂电话啊!”

所有人都是一怔,在场的诸多家长里,耿军狄不一定是政治地位最高的,但无疑脾气是最火爆的,被他打的这人来头也不小,是黑山镇派出所的所长赵猛,赵猛平时也不是个善茬,每年这景区来来往往的游客那么多,大人物小人物的都没少接触,骨子里自然就多了几分的嚣张气焰。

李春生坐在了林昆的旁边,抄起剩下的矿泉水咕咚了一大口,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始说道:“生日Party最重要的主题就是浪漫,浪漫又分很多种,每一种针对应不同性格的女人,比如高贵冷艳型的女人最适合……”

“某没降!是你方军镇答应吾,若赌赢了你,就放某归乡!”少年郎终于还是站直了身子,直面他的噩梦!

林昆笑着说:“以后也只有在浪人酒吧有,味道还可以吧,既然瞿小姐来问了,那我也不妨多聊两句,这酒的喝法有很多,你把它和威士忌、白兰地这些洋酒兑起来,味道也很特别。”

林昆看向李春生,只要李春生觉得差不多就行了,哪知李春生这小子趁机狮子大开口,吼了一声道:“麻痹的二十万,打发叫花子呢!五十万!”

林昆呵呵一笑,表情戏谑,语气里却是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威压,道:“哥们,别说那些用不着的了,你就直说吧——赌还是不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