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远志的脸顿时涨的通红,冯佳明别看年纪小,看起来文文弱弱的,见于亮如此当众的羞辱他的父亲,马上就气势汹汹的站了出来,指着于亮的鼻子就骂道:“于亮,你算什么狗东西,凭什么这么说我爸!”

阿狗道:“绝对不比阿豹差。”“嗯……”疯彪沉吟一声,扶着阿狗坐下,道:“看来,之前调查这小子还不够彻底,要就是一个普通当兵的,绝对不会有这身手的。”

林昆嘴角那抹轻佻的笑意陡然一冷,整张脸唰的一下就阴冷了下来,他嚯的一下转过身,抡圆了巴掌冲着那个踢他的小弟就掌掴了过去……

“对,就这点。”面对众人的哄笑,林昆脸不红气不喘的,咧嘴笑道,说完他的左手猛然挥拳一击,铿的一声响,直接砸在了牛大壮的右胸上。

瘦高个小青年的脸上顿时慌了神,林昆嘴角突然邪意的一笑,一只大拳头就砸了过来……

林昆咧嘴一笑,故意嘬着门牙道:“老婆,和我还客气什么,咱们是一家人嘛。”林昆顿时气节,眉头一挑,就要从林昆的怀里接过孩子。“别,别把小家伙给弄醒了。”林昆往旁边躲了一下。林昆不再说话,拎着包走在前面,林昆抱着小楚澄站起来,跟在后面。

冯佳慧冷眼看着他道:“于亮,你别在这里耍无赖,赶紧带着你的人走!”于亮也不恼,笑呵呵的道:“媳妇,咱俩都是一家人,你说话怎么这么外道?”转过头看着冯远志道:“老丈人,佳慧都回来了咋不告诉我啊?”

冯佳明捂着脸,表情木然悲伤,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冯远志,这个十八年未曾打过他一下的父亲,心里的委屈顿时尤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。

胡大飞吓的差点尿裤子,他见过无数的人,也历经过生死,但从来也没有像此刻这么害怕过,他继续声音哆嗦的道:“朋……朋友,就是一点小事,咱们不至于闹出人命吧,咱们有什么都好商量,好商量……”

眼下面临的问题是车抛锚在路边了,得找个拖车来给拉到修理厂去,林昆初来乍到的,怎么会有拖车的电话,于是只好打给楚相国求助。

“猛爷,好事啊!”老杨兴奋的道。“哦?”“这事有周旋了,姓耿的那位主动请你过去。”

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,林昆刚从吉普车上跳下来,警车也赶到了,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冲着警察大声的喊叫道:“警察同志,快把打人那爷俩抓起来!”

不等这三个警察开口,余志坚已经亮出了他的军官证,光鲜的大国辉往那一亮,眼前三个警察的脸色顿时变的有些难看起来,互相看了一眼交流了一下意思之后,站在中间的那个为首的警察依旧盛气凛人的道:“就算你是军队编制的,你也不能随便打人,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,如果你需要保释,可以给你们军区的领导打电话,让他派人来!”

他这么一喊,声音何其的嘹亮的,顿时就把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,在场的都是些老实巴交的上班族,一看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混混,脸色顿时就有些局促起来,却听大厅正中央的冷玉丽笑着回应了一声:“小飞,姐在这呢!”又冲大家伙解释道:“大家别害怕,这是我兄弟,有事来找我呢!”

李春生边吃边赞,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,拿出来一看是餐厅打来的,他接听了电话,然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了,“好,我马上回去!”

内心里的恐惧陡然间无以复加,死亡的威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绝望,最后关头,沈曼狠狠的一咬牙,挥着拳头就要冲上去拼一把,反正横竖都不能全身而退,不如就拼一把。

“师傅,等等我!”李春生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,跟着就追了上去。这小子从小就喜欢金庸、古龙的武侠小说,一心想要当个盖世的大英雄,林昆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实现理想的照明灯,所以他必须抓住了!

“先生恕我冒昧,这幅画可是南宋时期一位大家所做,也是我花了大价钱和大心血才拿到手的,为此我还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专门鉴定过的。”叶天正语气很恭敬,甚至用上了尊称。

而封身层次则是封闭全身所有的汗毛孔,使内外隔绝,自成一体的同时,也让自身的气血不再丝毫外散,入微般掌控后,不但在爆发力上超出气血很多,更可承上启下般,去向着补脉层次前行。

眼看那巨熊磅礴的身体,冲向了王宝乐,似乎下一瞬就要将其生生撕开,此刻在飞艇的主阁内,老医师冷笑起来。

林昆一眼就认出了黄飞,回过头张大壮夫妇同时向他看过来,林昆笑了笑,张大壮夫妇也跟着笑了笑。

李煜的日子就更不好过,给自己起了一堆“钟隐居士”之类的称号明志,表示自己不参与皇权的斗争,怕是早想离开金陵那个是非之地。李煜叹息着,说:“可惜啊,就算我想来海州,父皇也不会允许的。”大周后也冷笑,“殿下宽厚,从未掌军,你用徙镇这个词就错了!殿下本来就不掌军镇,谈什么移镇?”

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扒手赶紧求饶,脸上满是狞痛、恐惧之色,看向林昆的眼神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,眼前这个满脸萧杀的男人就像是恶魔一样。

说着,脚下的油门轰得更强更大,跑车几乎在高速上飞了起来。

不过,最后却是尤五娘想到的,原来,拐带孩童,利用的却是一家胭脂铺的花车,其花车去给城里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售卖,而车夫和车上花婆,就是人犯。



在镇上,那无赖的爹绝对就是权威,冯佳慧得罪了那无赖的爹,就没有人再敢到她家的肉铺买肉,这样一来她爹妈就一点收入也就没有了,最严重的还要属冯佳慧的弟弟,那本来是一个学习的好苗子,镇上的高中也一直很重视,但那无赖三天两头的去殴打她弟弟,学校的老师们又不敢管,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,已经三番两次劝她弟弟退学了。

林昆和耿军狄对视一笑,笑容里有着一层小孩子看不出来的深意。

人都是会变的,不同的年龄段价值的取向不同,林昆现在放在这一堆人里,在别人看来已经没什么地位了,远不及上学时期人缘不怎么样的黄权。

韩心走了过来,笑着冲林昆说:“林先生,麻烦你帮我拍张照好么?”

“交代?”不用林昆说话,耿军狄冷冷的道,说完嘴角倏的冷冷一笑,反问道: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今个你是非要扣下我兄弟是吧?”

“大壮!”林昆激动的道,小时候的记忆一下子涌上脑门,“你小子怎么在这!”

林昆呵呵一笑,表情戏谑,语气里却是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威压,道:“哥们,别说那些用不着的了,你就直说吧——赌还是不赌。”

李春生就要冲上去削这对父子,却被林昆给拦住了,“春生,沉住气,你还得陪着你外甥游玩呢,先不跟他们一般见识,等下次遇到了……”林昆突然冷冷的一笑,望着许旺财的目光里充满了寒意。

阿牛心中感慨万千,大郎果然不是以前的大郎了,就是吃餐饭,却要来百里外的海州城,说是这里的双蒸酒特别出名,他来办一些事情,顺路一定要带自己来尝尝。

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林昆顿时吃了一惊,仔细向那张狰狞的面孔又看了看,他以为那是个男的呢,虽然从面相上看不出男女,但目光落在胸口上,可以看到明显的凸起,而且她身上的装扮和那一头扎起的长发,都表明她是个女的……

房间里剩下林昆和澄澄,林昆笑着对澄澄说:“儿子,不管什么时候都记住了,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,与人善就是与自己善。”

从外人的角度看,林昆高高瘦瘦的,不像有什么力量的模样,反之阿虎又高又壮,身手又非常的了得,这一场较量肯定是会以林昆被暴虐结束。

副局长被重伤,多名警察受伤,这后果的严重性,绝不是三言两语能形容的,普通人怕是拉出去枪毙都够了,可普通人谁有本事干出这事?

说完,阿虎噌的站了起来。疯彪马上命令道:“坐下!”阿虎没有坐下,语气阴沉桀骜的道:“我就不信邪了,那小子能有多厉害!等我去断了他的手脚,再把他给提溜到这儿来,任凭彪哥处置!”

林昆脚下迟缓了一下,笑了笑但没回头,继续端着脸盆向卫生间走去。

这一下,他心里又起了兴趣,其实也就是喝了点酒,要不正常的时候,他才不会这么无聊呢。